“如果你十七嵗,你想的只是能不能上大學, 不再是處男, 尿尿可以一直綫的話, 你該是多麽幸福的小朋友啊。”






青春若有張不老的臉    -[賞味期限]

 

Time waits for no one

反復看著多年前的一部電影,這句話不斷地蹦出
人生總是有些相似的,我們仿佛總是覺得青春是不變的,她一定會在不遠處等你
當驚覺抬首時,那些堅定不移的早已遠去,剩下孤零零的自己在原地無所適從

“真琴,我在未來等你。”
“嗯,我馬上去,跑著去。”
這個場景,每每總是讓我動容不已。
天真如真琴亦如我們,肆意揮霍著看似永遠用不完的青春,以為只要用盡全力奮力奔跑,一切還可以從頭再來
不知是忘了抑或是故意忽略,我們錯過了,時間從不曾為誰停下,堅毅而決絕
真琴,再也不可能追上千昭,當初結束時自己的欣慰一笑,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

很多時候,我是羡慕姑姑的,至少即使這麼多年,她仍是堅持并沉靜在等待的那個人,仿佛時間的洪流亦無法撼動半分
“但是真琴,你不是我這種類型的吧?如果你等待的人來遲了,你會沖上去迎接他的吧?”
終究,我亦不是姑姑,我等不急了,我早已拋下你們跑遠了,遠到即使停下等待都再也追不上了

回想起多年前,那晃過車窗的樹蔭,那滴著水珠的可樂,那以為沒了誰就停止轉動的笑與淚,早被時間跑過掀起的塵埃蓋得嚴嚴實實
一次次往回跑,終是會發現,既然最後要被拋下,不如先放手吧,畢竟最終仍是要一個人走的

楊小姐終歸是嫁做人婦了,沸沸揚揚鋪天蓋地的新聞,也就這一則讓我感慨
如果當年她沒有跟鄭先生分手,又或者她能與陳醫生情投意合,一切是不是就不一樣了
如果我不是這般固執,從來沒有這麼獨立,是不是也能是個可人兒
只是這紛擾的現世,哪來這麼多的如果,不過是於己於人的一個藉口罷了
屈指可數的最愛中,也只有她能唱進我的心坎,幾乎字字命中,毫不留情
無怪乎林老爺甚是疼愛,將最好的詞皆贈予她
當年那個大聲唱著“我總太愛人,逼到愛人最後變做朋友,再變生疏”的大笑姑婆,聰明地選擇了遠離亂世的這個避風港,何嘗不是忍到了最後

身邊多了個不曉世事毫無生活概念的人,成熟於我,多次有了惡作劇想把她拉入污濁塵世的想法
但是轉念一想,不正是有了這些人,才襯得我甚是污濁,跑得愈來愈遠嗎?誰又能說我不是嫉妒呢?
畢竟不是一個世界的人,大家連青春都不曾交集,何必再打爛一個象牙塔

這麼多年的掙扎,仿佛連自己的模樣都快忘卻
我早已練就了銅墻鐵壁,將往昔封存

青春若有張不老的臉,但願她永遠不被改變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2009-11-08 08:06:45  ”   ::    “Comments(4)  







共69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